欧美性爱在线视频

hjzx

和煦春風拂高原——青海人社部門奮力推進脫貧攻堅工作紀實 2019-05-24 00:00:00   了解更多
0

高原上陽光肆意奔放,從碧藍如洗的天空傾瀉而下,鋪灑在青海湖的水面上,泛起耀眼的白光。 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尖扎縣昂拉鄉德吉村,一幢幢新居拔地而起,白墻紅瓦、窗明幾凈。藍天白云之下,依山傍水,景色宜人。正值午間,村口的小賣鋪里歌聲悠揚—— “干部和群眾呀齊上陣, 河畔啊拔起了新村。 心肝花腔子里兒放實了, 栽哈搖錢的樹了……” 38歲的久美多杰有感而發,“漫”出一段花兒。之前,他們一家八口人,只有他一個勞動力,窮的時候給母親買藥都得借錢。2017年底,從山上的娘毛村搬下來,在“530”貸款、產業互助資金的幫扶下,久美多杰在村口開了個小賣鋪,并打算做農家樂,生活有了盼頭。 大美青海,令人神往。然而環境艱苦、生態脆弱,長期的歷史地理原因導致產業底子薄,貧困深度和廣度大,成為我國集中連片貧困區之一。但自2016年以來,青海省累計減少貧困人口45.3萬人,1455個貧困村、25個貧困縣摘帽,貧困發生率從2015年的13.2%下降到2018年底的2.5%,下降了10.7個百分點。青海人社部門盡銳出戰、銳意進取,緊抓就業、精準培訓、柔性引才,奮力推動貧困群眾走上脫貧路,讓廣袤高原升騰起無盡的希望。 轉變觀念?廣開就業門路 五月的祁連山下,湛藍的天空,山帽白雪皚皚,羊群如“珍珠”般灑落在遼闊的草原上,構成了青海特有的風光。 行走在環青海湖公路上,一邊是煙波浩渺、蔚藍無邊的“藍色海洋”,一邊是絢爛繽紛、一望無垠的“金色花海”,兩者交相輝映,美不勝收。 高山、雪峰、草甸、峽谷……盡管大自然鬼斧神工,塑造了壯美的山河,但也帶來了“美麗的貧困”。 “山的上游還是山,河的上游還是河”,可能是青海最真實的寫照。境內山巒疊嶂、河流縱橫、湖泊棋布,萬山不許一路通。當地老百姓廣種薄收、靠天吃飯,遇上了好年景,也只能收點養家糊口的口糧。最窮的是腦山地區,因山大溝深、干旱貧窮,許多群眾喝窖水,一日三餐全靠吃“洋芋蛋”。 “受制于自然稟賦和歷史成因,青海省大部分地區屬于農牧區,產業小散弱,工業化水平低,吸納就業能力有限,一方水土養不了一方人”,青海省人社廳副廳長史弘展表示,“攻克貧中之貧,戰勝堅中之堅,是人社部門面臨的棘手挑戰。” 一人就業,全家脫貧。面對深度貧困地區的艱難現實,青海人社部門致力農村貧困勞動力轉移就業,千方百計增加務工性工資收入,開辟脫貧增收的渠道。 然而,“對于世居此地的貧困戶來說,普遍存在‘家鄉寶’情結,不敢外出、不愿外出的情況突出。”青海省海南州人社局就業促進科科長張貴云坦言,“有些藏區青年,生活習慣不同,語言溝通不暢,外出打工不適應。” 面對這一困局,青海人社部門從摸清底數入手,建立貧困家庭勞動力信息臺賬,全面掌握貧困勞動力年齡層次、學歷結構、技能水平,了解就業培訓意愿。在此基礎上,廣泛收集發布就業創業政策、技能培訓和崗位用工信息,為貧困戶提供上門援助,積極引導農牧區富余勞動力外出就業。 同時,結合青海省貧困勞動力工作實際,以省內就近就地轉移就業為主,積極拓展跨省有組織勞務協作。“青海拉面”“海西采摘枸杞”“樂都高原電建”等傳統勞務品牌已經打響知名度,找到了挖掘內生動力、實現可持續發展的“金鑰匙”;“大通生態旅游”“波航休閑農莊”等一批勞務品牌,逐漸成為青海貧困地區勞動力轉移就業的新興渠道。 為了推動更多群眾走出去,青海人社部門不斷派發政策“禮包”:給外出務工的群眾發求職創業補貼;給勞務經紀人、人力資源服務機構予以相應補助,充分發揮市場主體作用,推進勞動力轉移就業。 自小在牧區長大的楊吉加,和海南藏族自治州貴德縣常牧鎮其他村民一樣,放牧種地,用微薄的收入養活一家老小。前些年,他背起行囊來到異鄉,在隴海鐵路工務段務工,很快便攢下了一筆錢。這不僅極大提高了生活質量,摘去了貧困戶的帽子,也讓楊吉加開始思考,把家鄉的伙伴帶出去,一起脫貧致富。 在貴德縣人社局的幫助下,楊吉加報名參加了勞務經紀人培訓班,并順利拿到了資格證,從務工人員變成了一名勞務經紀人。之后,他挨家挨戶走訪,分享就業信息及政策獎勵,暢談務工的見聞、經歷、感受,動員青壯年去外面學技術,改變命運。外出務工不再是大伙不敢踏入的“雷池”。 貧困勞動力遠赴他鄉務工,面對陌生的環境、新的工作崗位,難免有些無所適從。為了讓他們站住腳、扎穩根,青海人社部門用心用力用情做好服務,開展穩崗工作:經常通過電話、微信與務工人員聯系,了解他們的工作和生活狀態;通過掛職干部到廠家走訪,化解務工人員遇到的難題,確保他們工資、權益有保障;協調政府幫助解決住宿,讓務工人員有個落腳的地方;給務工人員購買商業保險,讓他們免除出門在外的后顧之憂。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群眾都適合走出去。對因家庭、健康等原因無法離鄉的群眾,青海人社部門加大就業崗位開發力度,鼓勵當地企業、農民專業合作社吸納貧困勞動力就業,扶持扶貧車間就地安置就業,調劑公益性崗位進行托底安置,努力實現小康路上“一個都不能少”。 對于藏族大齡青年增太而言,娘毛村始終是他繞不過的“家”。娘毛村位于黃南藏族自治州尖扎縣馬克塘鎮,屬于腦山地區。這里十年九旱,自然環境惡劣,放眼望去一片荒蕪。增太今年38歲了,還沒娶上媳婦。他們一家三口唯一的收入來源,是不到四畝的地。土地利用率不高,辛苦耕作一年,經常吃到十月份便斷了糧,還得靠政府救濟過日子。在家務農不如出去打工。 然而,由于父母重度殘疾,生活不能自理,增太不能像其他村民一樣外出打工。尖扎縣人社局便協調馬克塘鎮政府,把他安置到娘毛村工作組上班,幫助村干部工作,讓他足不出戶實現就業。面對人社局和扶貧工作隊,漢語說得不利索的增太豎起了大拇指,嘴里一個勁兒地用藏語說著謝謝。 近年來,青海人社部門還落實貧困勞動力創業擔保貸款、首次創業補貼、一次性創業獎勵等政策,鼓勵各地開展全流程的創業服務,支持貧困創業主體到創業孵化基地、高校創業園等各類創業載體進行項目孵化,增強創業積極性。 放眼青海,有力、有效、有針對性的就業扶貧舉措正讓萬千貧困勞動力重拾希望。據統計,青海省2016-2018年累計轉移就業建檔立卡貧困戶11.3萬人,調劑扶貧公益性崗位2000個,扶持貧困勞動力創業344人。 加強培訓?增強造血機能 2016年4月23日,西寧火車站上空晴空高照,來往的人群熙熙攘攘,一群頭戴白色旅游帽、手拉黑色拉桿箱的青年,吸引了路人的目光。這24名來自青海省海東市化隆回族自治縣的藏、漢族青年男女,踏上前往北京“帶薪在崗實訓+創業”的旅途。 作為青海省化隆縣首批赴京參加實訓的精準扶貧對象,此行19人為藏族,5人為漢族,他們在北京化隆籍老鄉開辦的拉面館接受為期一年的“帶薪在崗實訓+創業”,從“跑堂打雜”做起,成長為具備一定技能的“拉面匠”。 拉面是青海省的特色餐飲,已形成規模不小的“拉面經濟”。青海以扶持“拉面經濟”轉型升級為契機,選取有就業意愿、有勞動能力的建檔立卡貧困人員,送至拉面店開展“帶薪在崗實訓”,拓寬農牧區勞動力轉移就業渠道。 化隆縣就業服務局局長馬玉忠說:“手藝靠手把手地教,經營管理也要實地摸索。年輕人進實體店,邊干邊學,可以掌握開面館的全部流程。” 針對建檔立卡貧困勞動力,青海人社部門堅持就業導向,聚焦薄弱環節,不斷加大技能培訓扶貧工作力度,努力做到“應培盡培、能培盡培”,提高培訓后就業率,促進貧困勞動力實現技能就業、穩定就業、就業增收脫貧。 海北藏族自治州海晏縣探索形成了“1341”工作法,把“金銀灘藏繡”扶上了“炕頭經濟”致富之路。“1”是建立一支就業創業工作信息采集隊伍,通過實地調研、入戶走訪等形式,全面掌握農牧區貧困勞動力技能水平、培訓需求和就業意愿;“3”是形成“三個信息數據庫”,通過線下走訪和線上咨詢,掌握詳細的求職招工、技能人才和創業能人信息;“4”是開展“四送”活動,通過送政策、送技能、送崗位、送服務,將技能培訓、跟蹤服務送到群眾家門口;“1”是實現“一站式”服務,通過后續服務及時跟進,提高就業質量,為貧困勞動力開啟富裕之門。 “單靠技能培訓還不夠。”青海省人社廳職業能力建設處處長趙力強表示,“只有把群眾從大山深處搬下來,才能真正激發內生動力,變‘要我發展’為‘我要發展’。” 藏族姑娘角毛吉全家五口搬出祖輩固守的深山溝,住進了黃南州尖扎縣昂拉鄉河東村異地扶貧搬遷移民安置點。 更令人欣喜的是,天一轉暖,尖扎縣就業局就把技能培訓送到了家門前。由西寧因特教育認證培訓學校承辦的中式烹飪班和由海北州西海技校承辦的農家樂培訓班在如意廣場兩側擺開陣勢,打起“擂臺賽”。 藏族同胞做飯多為“粗放派”,學習煎炒烹炸無疑是“革命性”進步。經過培訓,角毛吉和母親有了“拿手菜”,對于夏天自辦農家樂“開門迎客”信心倍增。 大量初高中畢業生缺乏技能,“注銷”了更好就業的可能。為貧困人口賦能,“兩后生”的技能教育則成了當務之急。 青海人社部門會同扶貧開發等部門,堅持把“兩后生”技能培訓作為工作重點,將其列入政府補貼的職業培訓范圍,圍繞提升技能、促進就業、增加收入的目標,不斷加大培訓力度。 海北藏族自治州門源縣成立就業再就業和促進“兩后生”再教育工作領導小組,組織有關部門和人員深入基層開展“兩后生”摸底調查工作任務,建立“兩后生”個人檔案,做到底子清,情況明。在此基礎上,對有培訓意愿的“兩后生”,開展電子商務、挖掘機、電焊、機電維修等實用性技能培訓,并通過勞務經紀公司、企業招工信息平臺,優先推薦就業。 “加強‘兩后生’技能培訓力度,通過緊貼市場用工需求的技能培訓和服務,幫助他們掌握一技之長,才能讓他們擁有‘造血’能力,切斷貧困的‘代際傳遞’。”海北藏族自治州人社局副局長王京波說。 柔性引才?不求所有但求所用 2018年2月,一則“30萬年薪公開招聘縣醫院院長”的消息在海南藏族自治州貴德縣引發廣泛關注。 貴德縣人社局在新華網、青海日報、西海都市報等多家媒體刊發公告。然而,僅有縣上2個副院長報名,開考人數都湊不夠。最后實在沒辦法,鼓勵鄉鎮衛生院院長報名。廣告費都用了兩三萬,還是沒招上人。 “觀望的很多,但實際報名的太少。”貴德縣人社局局長郭福先不禁感慨,“我們想引進個人才,怎么那么難!” “脫貧攻堅,人才先行。”面對藏區、艱苦邊遠地區人才缺口,青海人社部門堅持以用為本,通過開展國家“萬名專家基層服務行”“博士后科技服務團”“東西部對口援助機制”等柔性引才,邀請生態農牧業、醫療衛生、生物技術等多學科專家深入基層一線,幫助解決技術難題。 來自貴德縣河東鄉王屯村的78歲老人秦順梅,患有嚴重白內障。眼睛只能感受到微弱光感,行走必須靠雙手觸摸。在貴德縣中醫院眼科副主任醫師陳耀華的努力下,老人家的手術順利完成。 在病房里,重見光明的秦順梅無比激動:“沒想到啊,我居然又可以看見了!”老人家顫顫巍巍地在病房走動著,重見光明的喜悅感染了在場的每一個人。 “引才是重點,留才也是關鍵。”青海省人社廳事業單位人事管理處處長吳樹榮表示,“我們注重打出政策‘組合拳’,堅持留好用好現有人才。” ——推行“定向基層評價、定向基層使用”職稱評定制度,全面下放職稱評審權,支持市州單獨組建評委會、執行地方評價標準、自主開展職稱評審工作。 ——基層職稱評審不作論文、科研要求,對在青南鄉鎮連續工作10年以上人員,參照高海拔工齡折算政策計算服務年限(任職年限),加大基層履職和工作年限權重。 ——環湖地區、青南地區連續任教滿12年、10年的教師和鄉鎮以下學校累計任教為10年的教師,可申報評審中級職稱;在享受政府特殊津貼專家、青海省優秀專家選拔時,單設基層組,進行分類評審,給予重點傾斜。 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縣中醫院的西熱尖參2011年已取得主治醫師資格,但由于日常工作沒有遇到太多疑難雜癥和大量類似病人作比較,遲遲沒有撰寫論文,也沒拿到副主任醫師資格。然而,新的評審條件更加注重醫務人員醫德醫風、服務質量和工作業績,淡化了論文和科研要求。今年1月,西熱尖參申報了副高級職稱,并順利取得了基層衛生副主任醫師職業資格。 職稱評審“定向評價、定向使用”,以基層醫療衛生工作經歷和服務質量為核心,破除了“學歷崇拜”“論文導向”,突出本專業崗位工作業績,使更多基層衛生專業技術人員達到評定條件,有效緩解了衛生人才“下不去、留不住、用不著”的現狀。 青海引才與育才并舉,在招才引智同時,帶動和深度培養本土人才,并將農牧區實用人才、鄉村醫生納入鄉村振興急需人才培養范圍,努力造就一支留得住、帶不走的“永久牌”人才隊伍。 青海大學附屬醫院包蟲病防診治基地,對接北京清華長庚醫院董家鴻院士及團隊。董家鴻定期來青傳授經驗、技術指導,為基地培養了30名技藝精湛的肝膽胰外科手術人才隊伍。天津市濱海新區支教團奔赴黃南中學開展“組團式援助”,從教學理念、方式、日常管理等多方面與當地進行對接,不僅大幅提高黃南中學教學質量,而且通過“師徒幫帶”,留下了一支具有先進理念的教師隊伍。 唐卡是黃南的“名片”。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積極開展熱貢藝術人才培訓,形成以隆務鎮上下吾屯村為中心,輻射帶動尕沙日村、年都乎村、保安鎮等周邊鄉鎮的學習熱潮,形成“村村畫唐卡、戶戶有畫師”的現狀。 黃南州人社局局長盧光輝表示:“一批文化產業領軍人才的出現,對群眾‘文化脫貧’產生了積極帶動作用,實現了熱貢文化產業發展和群眾脫貧致富的雙贏效應。” 在青海當地,普遍流行著一句話,“缺氧不缺精神,海拔高斗志更高。”一句話,反映出青海的艱苦環境,也映照出青海干部的昂揚斗志。 采訪之余,與當地人社干部聊天,有幾個細節令人印象深刻: 青海省人社廳駐海東市化隆縣初麻鄉灘果村第一書記孫玉清邊喝窖水邊吃黃連素邊扶貧,為的是不拉肚子干好工作;化隆縣謝家灘鄉韓家窯村村民用100個紅指印,留下了他們的第一書記高光華;面對記者提問,海南州貴德縣尕讓鄉千戶村第一書記加羅旦珠侃侃而談,描繪著心中那個發展藍圖……這一個個細節,訴說著人社干部的艱辛,訴說著他們的努力與擔當。 “噶爾穆”是蒙古語,意為河流匯聚之地。66年前,一位名叫慕生忠的將軍和他的部下,翻山越嶺尋找著這個傳說中的地方,但一無所獲。“噶爾穆到底在哪里?”士兵問。望著一望無際的戈壁和荒漠,慕生忠將軍緩緩起身,堅定地說,“帳篷插在哪兒,哪兒就是格爾木(噶爾穆)!” 如今,青海人社部門秉持慕生忠將軍開路精神,銳意進取、盡銳出戰,克服層層難關,把脫貧致富的希望帶給了貧困群眾。打贏脫貧攻堅戰,已到決勝階段。在廣大人社干部的共同努力下,青海貧困群眾脫貧意愿空前高漲!(謝鵬) ?

北京華建英才人力資源顧問有限公司. 京ICP備16045333號 電話:400-808-6819 郵箱:huajian@hjychr.com
北京市朝陽區東三環中路20號樂成中心A座19層